电玩老千生涯(52):深陷百家乐
作者:五星宏辉破解网    发布于:1970-01-01 08:00:00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第五十二章  深陷百家乐

 

如果说,我赢了几万就收手,或许万事大吉。

赢了钱的人,往往就会有一个心态,我还会赢更多。

第一天就赢了这么多,可谓是开门红,而且也没有人劝我,秋子只是跟班,我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,根本不会开导什么的,他巴不得我再赢几百万。

在桑拿睡了一觉,凌晨五点不知道为什么全无睡意,我把秋子叫起来,随便吃了点东西,我和秋子又回到一楼大厅。

还是采用之前的方法,但我把基码调整到五千,不到两个小时,我输了五万。

秋子提议换张桌子。

我深吸一口气,干脆不再玩,出了赌场。

“不玩了?”

“不玩了,咱们今天逛逛澳门,下午再来玩,我发现下午手气好点。”

“行,上次来就没有好好逛逛。”

说走就走,我和秋子去了大三巴,看了炮台,然后转澳门博物馆和手信一条街,妈阁庙许个愿,让里面的神仙保佑我在澳门多赢点钱。又去吃咖喱鱼蛋、大利来记猪扒包、佛笑楼、小飞象等美食。

虽然在澳门旅游,但我的心还在赌场里。

在金沙赌场边上吃东西的时候,我认识了冬草。

她一边走着,一不小心,包打在了我鼻子上。

“喂,走路注意点。”

她也发现包带打到了我,急忙向我道歉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没打到你吧?”

我说:“怎么没打到,明明是打到脸了,我一摸鼻孔都有血了。”

她要带我去看医生,我没去,又没什么伤,她过意不去,说请我们吃东西,肚子已经装不下东西了,我一看没有什么问题,就一点鼻血,我就拒绝了,她说在金沙赌场做荷官,如果去玩就找她。

又是一个捞仔?

我没有在意冬草这个人,走在澳门的大街小巷,到处都会遇上这种人,看上去清纯无比,实际上就是一些黑社会布下的棋子,等你喜欢上这些女人,或是听从了她们的建议,你的钞票就会流向她们的口袋,进了她们设好的套子。

走进金沙赌场,转了一圈,上了二楼,看到了冬草。

她居然真的是个百家乐荷官。

这让我有些意外,和她打过招呼后,坐在了赌台前。

她朝我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我就在这张赌桌边上站着准备玩,说不定她能给我带来好运。

来了几个人,都不是大注,有人输了几千就走了,也有人赢了几万。

我没有急着下手,看着牌面,分析每一口,希望能够研究出个套路来。

已过20口。我心里默默的在算着,如果按照之前的打法,没有什么输赢。

我觉得应该要出手了,我五千押了闲,赢了。

冬草笑着把筹码给我,示意我继续押下去。

我继续押闲五千。

我边上的一个中年男子出手阔绰。一万跟着我压在闲上,

闲家一对2,庄家7点。输了。

中年男人轻蔑的看了看,又押庄一万。

庄又输。

我也输,我感觉我旁边这个中年男子就是一个瘟神,我应该和他反着押。

我还是沉住气坚持我的打法继续闲押五千。这把还好,他没跟着我押。他押庄两万。

    闲赢。

我有些得意,那个瘟神似乎也感觉到了,我押什么他就和我反着押。

我觉得有点好笑,他在把我当明灯。

我继续押闲五千,中年男子押庄一万。

庄赢!

【致胜电子:业内十年老品牌,十年信誉,值得信赖!电话/微信:18679256532】

我押庄五千,中年男子押闲一万

闲赢!

我押闲五千,中年男子押庄一万。

闲家一对3,庄家9点。

庄赢!

我连输3把。

真是老天爷与我作对,中年男子真的是在把我当明灯了。

我停止押注了,想看看再说。中年男子淡定的拿着筹码走了,还给我投来一个眼神。

分明就是嘲笑傻逼的眼神。

冬草也看着了那个眼神,朝我无奈的笑了笑。

人生都有输赢,何况是牌。我没有被这种眼神给激怒。

我考虑了一下,用三千的基码打。中了一口直接就推五千。中与不中都打回原来的三千基码。

顿时有了生机,我又押了一把闲,赢了。

直接推五千闲,又赢!

接下来这样小打小闹的押了一靴,加注打法赢了不少口,总的赢了三万。

接下来我的大脑里开始涌现网上太多的打法。不过都被我强制的压制下去。

专注于我现在的打法,用三千的基码打,中了一口直接就推五千,中与不中都打回原来的三千基码。

这些思考,都成了我继续赌下去的借口,事实上只有我自己知道,看再多的帖子,都无法分解百家乐每一靴的结果,只能说是让自己的定律提高一些,我现在还记得一段话:当你洗白了你的结局是如何,我们要往坏的方面想,这样就会让我们的定律得到一点点的自律,不过在赌桌上得看自己的意志力了。

一个下午,我沉浸在赌桌上,我桌面上的筹码从十万变成两万,又从万变成十四万,赢了四万,还没有达到我的五万目标,一直为了目标想再赌下去,被秋子拉住。

“已经七点了,你还玩,吃了饭再说。”

“再玩几把。”

“我看你玩几个小时了,先休息休息再说。”

“行。”

不管怎么样,还是赢了,总比输好,虽然过程有些艰难,那种专注赌桌的情景,激动万分的心情,就像打了鸡血。我想,就算是输点,也是对冬草工作的支持。

我错了,我只是冬草认识的千万赌客中的一人。

在游戏厅认识经理或是主管,可以和他们搞好关系,给点好处,他们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要我们不被抓住,每天赚点小钱便行。但在澳门这么大的赌场,每一个荷官都具备了强大的心理素质,她不可能为我提供任何的便利。

想在凌晨下班的点上拦住冬草,进一步成为朋友,她却走了员工通道,大街上也再也未见到她,如此两天,我没遇到冬草,而且我深知她也不可能成为我的朋友。

就算我在冬草这张桌子前赌一个月,她也不会成为我的朋友,更不会为我提供便利。


于是,我想去贵宾区试试。

澳门的赌厅,是由赌场专门承包给职业的赌博公司,面向豪客经营的,一般投注最低都在港币两千元以上,最高投注限额是一百万至两百万。

比方说:金沙赌场的贵宾厅,有香港厅、广东厅、浙江厅、鸿运厅等等,这些都是承包给了不同的赌博集团。这些赌博集团,有的是香港上市公司,有的是港澳台的黑社会,有的是国内的帮派、或几个老板组成的财务集团。

澳门地区贵宾厅最大的特色,就是基本只赌百家乐,而且百家乐提供“洗码”。客人在贵宾厅拿到的首先是“泥码”,泥码不能退换现金,通过泥码投注赢得的才是现金码。手上的泥码全部变成现金码后,又继续拿现金码去买泥码。这样通过购买泥码的总数,就可以统计出这个客人的总投注额,也就是“洗码”额。这种模式催生了“洗码”这个行业,洗码经纪人借钱给客人购买泥码,赌厅提供洗码额的返点给洗码经纪人,俗称“码粮”,一般马粮是洗码额的0.8%-1.1%,视不同贵宾厅而定。

贵宾区的感觉,和普通区大不一样,似乎走进这个区域的人,都要高人一等,如果以前我是一个混混,那么进了贵宾区,我就是个集团公司的老总。

为此,我还特意换了身衣服,一向不喜欢西装的我,穿上西装,倒也精神抖擞。为了体现我的底气,我直接就换了八十万的筹码。

来的时候就想好了。我用五千的基码。中了一口直接就推八千。中与不中都打回原来的五千基码。今天目标是二十万。

我上去看见前面路子是闲,直接押注五千闲。

开牌了,旁边一个四十多岁女的看牌,是一张K和一个三边。我从侧面先从扑克的顶部看看数字的头,头是圆的,不是6就是8,牌不错,只要顶出一点就是8点了。

秋子在旁边叫,顶啊,顶啊!

中间一点果然顶出来了,我的牌是8点,我们都长舒了一口气。

先让庄家开一张,荷官开出一张5,这下更放心了。

“开吧!”我说。

“啪——”,瓜子脸的女荷官又开出一张4,庄家9点。

89,我输了。

接下来这种打法一直不顺利,一直输。一靴牌玩下来,输了快十万。

我一言不发,起身上洗手间洗把脸。我不想让秋子看到我脸上失落的表情,我得冷静,因为我肩负着一个特别的使命,如果赢了一百万,我就马上回宝安,买辆三十万以上的车,给燕子一个惊喜。秋子跟着我,也算是出生入死了,给他二十万,让他做个什么小生意,也算是有个着落。

一个玩家,一个荷官,这个赌桌属于我,这个世界属于我。

洗把脸回来。我的押注换成一万的基码,中了一口直接就推两万。中与不中都打回原来的一万基码。

桌面上的筹码也越来越少。

显然,我已经无法冷静。

连输几把两万后,我有些沉不住气,想骂人起来,甚至想给荷官一拳,肯定是她搞的鬼,要不每把我都输。

什么狗屁贵宾区,就是宰割人的地方。

接下来把基码调整为两万,又调整成三万。

不到两个小时,我的八十万就剩下六万筹码。

毫不犹豫,我押了最后一把。押了闲六万。

这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,只要这一把赢了,我就还有机会翻本。

76,庄赢。

我身无分文,装作淡定的走出贵宾区,服务员说什么话我已经听不清楚,但我知道门在哪里,感觉整个赌场都静了下来,只有我大脑嗡嗡作响,这个世界要爆炸了,我的脚有些麻,但还是坚持走了出去。

大街上也没有声音,有人似乎在对我说什么,我什么也听不见,他们肯定是骗子,走过了几条街道,我便靠在栏杆上,睡了过去。后来我听秋子说,我闯了红灯,那些人叫喊着让我站在中间不要动,几辆车被我逼停,我就像个疯子一样在街道上走着。

一觉醒过来,我才意识到输了八十多万,这不是个小数目,这里面有我用命换来的钱。我像喝醉了酒一样,浑身无力,但我的大脑里只有一个信念,我一定要再去赌场把钱赢回来。

上一篇:电玩老千生涯(51):迷失的诱惑
下一篇:电玩老千生涯(53):最后的搏杀

附件下载:www.wxhhdz.com (已下载0次)
标签:电玩 老千 生涯
联系我们
地 址: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大公路
联系人:曾经理
手 机:18679256532
微信号:ucid666888
网址:www.wxhhdz.com
邮 箱:929219885@qq.com
Q Q:929219885
邮 编:341000
脚注信息
 Copyright(C)2007-2017 致胜电子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