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玩老千生涯(49):沦落摆地摊
作者:五星宏辉破解网    发布于:1970-01-01 08:00:00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人倒霉,喝水都会被噎到。

原以为能够在巴基斯坦大赚一笔,回宝安也好向大家交待,不料差点被当作是同伙,被抢得精光,也不知道丽姐是死是活,后来多方面打听得知,丽姐的男人花了不少钱才把她赎回,原来是她老公抢另外一个帮派的地盘,把丽姐抓去当人质,但那都是几个月后的事了。

我和秋子流落在巴基斯坦街头,找到华人多的地方,在一家餐馆找电话借电话,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,有些胖,眼睛眯成一条缝,知道我们的遭遇后非常同情我们,也同意收留我们几天,还用银行卡帮我们转钱过来,前提是要给她两百美元作报酬。

被收留的一个星期,我们窝在餐馆里,帮忙打扫卫生或是洗碗,以换取一日三餐,有混混到餐馆来收保护费,各种的纹身,语言恶毒,还拿了柜台后面架子上的几包烟,老板像一只绵羊般顺从,几个伙计躲得远远的,生怕被这些人找麻烦。

我找中间人问过丽姐,他之前与丽姐也只是单纯联系,一点消息也没有,除了她的两个保镖,她在游戏厅下分的人我们根本就没有接触,想要得到丽姐的帮忙比登天还难,再说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。

在巴基斯坦发生的事,我没有和任何人说,只告诉保时捷在游戏厅出了事,钱都被敲诈了,让他打点钱让我们回去。

老板是个离异女人,据说她的老公在她年轻的时候把她带到巴基斯坦,做石油中介的生意,赚了很多钱,她不能生育,那个男人就给了她一些钱让她回国,她没有脸面回国,就开了一家餐馆,没有多久,警察就通知她到警局,告诉她那个抛弃她的男人被枪杀。没有男人,回不到家,这个可怜的女人就定居在巴基斯坦,收养了当地的一个女孩,现在已经上了大学。

想一想,在外国闯荡也没有那么的容易,不要违反当地的法规,也不要得罪当地人,更不要惹那些所谓的混混,没有势力的人,就是弱势群体,半夜里被人枪杀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辛苦赚来的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人抢走。

总算离开了巴基斯坦,那个充满了硝烟和恐惧的国度,上了飞机,我们才放心睡一觉,这段时间真的是太困了,就算在华人餐馆里,晚上也不敢睡觉,和工人们挤在窄狭的宿舍里,又脏又臭,还得担心有人来餐馆闹事,更不敢到大街上去走动,似乎处处充满杀机。

回到宝安,我的手指基本上已经痊愈,但伤痕还在,大家问起,我和秋子便说是被门夹到,差点骨折,伤不大就没有告诉大家。出门带了十来万,在大马倒贴几万,巴基斯坦出了事,回来毛都没有一条。

不过对我和秋子而言,能够平安回来,就是天大的幸事。

很多人出国是一种荣耀,谈天说地,把在国外的经历给大家讲一讲,那种口沫横飞,无比荣耀的感觉,让大家羡慕。我们出国是一种耻辱,天大的耻辱,一辈子都不想提的耻辱。

谁愿意提及出千被人砍手指的往事?

这时候想想四哥,那个铁哥的好兄弟,他内心的忧郁,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,只有经历过了,才明白这种楚痛,断指不要紧,可怕的是断了念头,断了自信,断了那样的雄心壮志。

燕子说我换了一个人。

经历了生死,哪能一点变化也没有,入行的时候,也就是一种好奇心,认为能从机器上搞点钱,混下日子也好,从拿几十块到几千块,再到一天最多的时候能弄十来万,心理也膨胀了起来,屁股后面又跟着一帮兄弟,那是何等的威风,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像一种玩物一样被人玩弄,或是一种低等动物,性命随处可弃。

有时候想一想,干脆就混社会算了,带很多小兄弟出来,搞个大的帮派,这样就没人敢欺负,但谈何容易,打打杀杀的日子我都过够了,好不容易才找到个门路,说离开了江湖,其实一直都在,只不过在江湖中的角色换了一下,从原来拿刀的人,变成了磨刀的人。

没有人提到游戏厅去玩的事,大家都感觉我和秋子回来后不对劲,也没有人多问,天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做饭,每天买菜做饭打扫卫生,忙得不亦乐乎,保时捷耗子来了一次后就没有联系,据说有事情在做,阿深和麻子仍然在游戏厅玩耍,偶尔会打打电话。燕子朝九晚五的上班,晚上也会问起我们在外面的事,都被我搪塞过去。

“你们不去游戏厅了?”

“去啊,先休息几天,在外面的这段时间,时差伙食都有问题,睡也没睡好,搞得像生了一场大病一样。”

“很难得看见你们这么休息,也不去喝酒了,难道变好人了。”

“我一直就是好人,只是你没有发现。”

“混混中的极品,垃圾中的人渣。”

“那你怎么还看得上我?”

“要不是你死缠烂打,把我骗到手,我怎么可能和你在一起。”

“难道我就没有一点好?”

“有,不怕死,都说猫有九条命,我看你有十条,去香港澳门就算了,还去马来西亚巴基斯坦,你怎么不去美国日本,在那边也泡个妞来,你们不是喜欢看日本的动作片嘛,喜欢那个叫什么苍老师的,你去日本溜一圈,说不定还能泡个日本妞回来。”

“这可是你说的,明天我就去办签证,到日本去泡个妞。”

“得了吧你,就你那本事,还日本妞,巴基斯坦那么穷,那些街头多的是女人,怎么没见你带几个回来。”

【致胜电子:业内十年老品牌,十年信誉,值得信赖!电话/微信:18679256532】

有时候,开开玩笑,吵吵小嘴,也不失一种快乐的生活。有燕子在身边,有家的温暖,但掩饰不了我那颗想要在游戏厅搏杀的野心,习惯了那样的战场,习惯了游戏厅的味道,习惯了在机器上的动作,习惯了每天晚上数钞票的声音。

天天说,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去摆摆地摊,学学卖衣服,以后好开个服装店。

摆地摊对我来说,就是一个笑话,好歹我也是个混混。

混混也是人,是人就得工作,就得生活,这是一种责任。

很快,我就被天天和燕子说服了,换种工作减压下状态。我想也是,有很多成功人士不都是从摆地摊开始的嘛,于是就试试。货是天天和秋子到批发市场进的,一些廉价的衣服、袜子内衣什么的,不知道从哪搞了几个铁架子,放在工业区的人行道上,拿着个扩音器循环播放五十块一件衣服。

突然站在人群中卖东西,有些尴尬,叫不出口,有人来问,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还好有天天在,她耐心的讲着,拿着衣服说来说去,十几块钱一件的衣服,她硬说成是高档货,还没看出来,天天是个做生意的料。

“哎,过来看一看瞧一瞧呢,原价三百多的衣服,只要几十块嘞!”

磨蹭了几个小时,终于和秋子喊了起来。

看的人多,买的人少,特别是下班的高峰期,工人们围了上来,那些女生叽叽喳喳,把我头都问大了,五十块的东西三十块卖了。

“这件衣服怎么卖?”

“五十。”

“有少吗?”

30。”

天天赶紧走过来,把我挡在一边,说:“有有有,要什么颜色?”

突然发现,我就是个绊脚石。

收摊时,天天一边清点货物一边说我们:“我说你们两个,会不会卖东西,说了好多遍了,女人的东西不能卖得太便宜了,特别是内衣什么的……

我竟然无言以对。

吃了十块钱的盒饭,扛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家里,已是疲惫不堪,坐在沙发上就不想动了。

天天数着五块十块的钱,咱们三人赚了两百六,除了三十块的快餐,还有二十的运费,净赚两百一。

还不如我玩一会斗地主。

话是这样说,但毕竟是劳动所得,另有一番乐趣。

秋子不乐意了。

“龙哥,真要摆地摊啊?”

“摆什么屁,那个能赚多少钱。”

“那咱们出了这么多货怎么办?”

“卖完就算了,赚那点钱还不够抽烟。”

“好你得给天天说好了,她说还要进货,衣服很好卖。”

“要卖她卖去,我哪有那闲心,我去就帮倒忙。”

“卖那点钱能干嘛,她还那么起劲。”

“女生嘛,赚几块钱都高兴。”

“那你说咋办?”

“过两天看看,我想去澳门。”

“还去澳门?”

我们不去摆摊,天天自然也不去,她一个人搬不动那么多的东西,而且她也是为了我们才去摆摊,当我提出这个想法后,就被天天和燕子批斗。

燕子说:“摆地摊虽然赚的钱少,总比你们出去打打杀杀的强,你们刚开始不会做生意,有人摆地摊一天赚一千多,一个月也要赚几万,一年下来也赚几十万。”

天天说:“对啊,我觉得就是累了点,没什么不好,可能你们觉得这种工作下贱,可看看人家,还开着宝马摆地摊呢,凡事在于坚持,坚持一段时间就好了,万事开头难。”

我和秋子无话可说。

上一篇:电玩老千生涯(48):无脸见江东

下一篇:电玩老千生涯(50):赌海必沉浮

附件下载:www.wxhhdz.com (已下载0次)
标签:电玩 老千 生涯
联系我们
地 址: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大公路
联系人:曾经理
手 机:18679256532
微信号:ucid666888
网址:www.wxhhdz.com
邮 箱:929219885@qq.com
Q Q:929219885
邮 编:341000
脚注信息
 Copyright(C)2007-2017 致胜电子科技有限公司